干脆也不用试了但是剩下这两辆车虽然车身上弹_盈彩网|首页 

盈彩网|首页

干脆也不用试了但是剩下这两辆车虽然车身上弹

 敌人有人在还击,有人匆忙站起想躲到车后,但那样的话需要到公路上,而安东是留在了原地准备射杀这些脱离掩护的敌人。
 
    敌人在快速的倒下,谢尔盖也在匆忙中发射了火箭筒,然后他将火箭筒丢在地上,往地上一趴,扣住扳机直接将弹匣里的三十发子弹全都打了出去。
 
    将用胶带缠在一起的快换弹匣更换到枪上后,希尔盖再次将三十发子弹打了个精光。
 
    步枪打连发能击中敌人的概率很低,但是在某些时候这么做却不是浪费子弹,因为必须要对敌人形成压制,就算无法击中敌人,也一定要能震慑敌人。
 
    将两个弹匣打光之后,谢尔盖换上了第三个弹匣,而他在换弹匣的时候,却发现战场上有些安静。
 
    只有克里斯的步枪在射击,每次打三发的短点射,除了克里斯的枪声,战场上却是不正常的寂静。
 
    罗曼二百五十发子弹的弹链打光了,他正在更换弹匣,而机枪的子弹更换速度是最慢的。
 
    杨逸的二十发弹匣也打光了,他也在换弹匣。
 
    维塔利没有换弹匣,但是他也没有射击。
 
    谢尔盖换上了第三个弹匣,然后有些过于亢奋的他才发现触目所及之处,竟然没有一个能动的敌人。
 
    除了三个在地上挣扎的敌人之外,剩下的敌人要么消失不见,要么一动不动。
 
    谢尔盖轻轻的舒了口气,他举枪瞄准了一个在地上爬行的人开了一枪并击中了敌人,但那个在爬行的人只是短暂的停顿了片刻后,用更慢的速度朝着停在路上的汽车爬了过去,直到杨逸换完了弹匣又补了一枪,才将敌人彻底击毙。
 
    谢尔盖是乌克兰阿尔法部队的,虽然他在水组织不显山不露水,但那只是因为水组织的行动大部分时候都不适合他发挥,今天这种战斗场景,就现在,才是谢尔盖最适应也最熟悉的战斗方式。
 
    谢尔盖位置最靠前,他举起左手,朝前挥动了两下后,从地上站了起来,端着枪慢慢的走向了敌人。
 
    罗曼和维塔利都站了起来,三个人一同缓慢向敌人所在的位置靠近,而罗德里格兹和克里斯也随之站了起来,弯着腰,跟在罗曼他们三个身后向前走了过去。
 
    杨逸没有起身,他急促的喘着气低声道:“安东,情况怎么样?”
 
    “有六个人跑上了公路,被我击毙了。”
 
    杨逸看了看死伤狼藉的敌人,他呼了口气,低声道:“我们……应该是结束了吧,去肃清残敌就可以走了。”
 
    安东沉声道:“明白了。”
 
    说完后,安东没有回头,朝着杰特罗大声道:“去发动汽车,把博雅塔搬到车上去,看我手势就开车往前走!”
 
    杰特罗立刻回到了车上,他发动了汽车,当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后,杰特罗激动的热泪盈眶。
 
    下了车,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博雅塔拖到了后座上,杰特罗急匆匆的又回到了车上,紧张的看着安东。
 
    谢尔盖他们已经靠近了敌人的位置,开枪击毙了一个突然从车后冲出来的士兵,然后就是给尚未断气的伤员补枪和搜索汽车里有没有残余的敌人,等完成这一切后,谢尔盖在对讲机里道:“残敌已经肃清,可以撤离了!”
 
    发出了可以撤退的指令后,希尔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愕然道:“怎么中弹了,我都没有感觉啊。”
 
 第六百八十三章 遗言的重要性
 
    不是谢尔盖粗神经,而是因为作为一个突击手,防弹衣这种标准配备怎么可能没有呢。
 
    防弹衣上面有个小小的弹孔,弹头嵌在了防弹衣上,但就算是被小口径子弹的冲击力也是很强的,谢尔盖没有感觉到中弹,那只是因为他当时他紧张了。
 
    “快去看看还有能用的车没有!”
 
    杨逸推了离他最近的谢尔盖一把,然后他在对讲机里急声道:“老板,带着博雅塔跟在我们后面,安东也上老板的车,我们开车在前面,如果再次遇到了阻截,那就……那就调头往回走。”
 
    虽然有惊无险的拿下了敌人,但杨逸现在还是后怕不已,只能说这次拦路的敌人太弱鸡了一些,而他身边带着的人里虽然干特工的活儿可能差了点,但是应付这种纯粹的战斗场面却是最合适的,罗曼他们这个阿尔法三人组配合默契,战术素养很高,但不管怎么说,没有人受伤能拿下这场战斗属于一个奇迹了,只能说是运气好。
 
    谢尔盖从车窗里探出了头,大声道:“车能用,快走!”
 
    三辆车都中了不少子弹,谢尔盖选的不是最大的一辆车,却是跑的最快的一辆车。
 
    罗德里格兹在另一辆车上急声道:“老大,车能用。”
 
    有一辆车被击中了发动机,干脆也不用试了,但是剩下这两辆车虽然车身上弹孔不少,但是不影响使用。
 
    “你们三个在前面,我们三个在后面,谢尔盖,你们三个熟悉乌克兰军方的情况,前面路上发现任何属于军方的车一定要停下,我们马上调头往回跑。”
 
    匆匆的安排了一下后,杨逸在对讲机里急声道:“老板跟上,我们走了!”
 
 
    刚刚说完迎面就来了一辆小车,开车的谢尔盖没有急着动,等小车离他比较近的时候,他才突然打了把方向盘,把车横在了公路上。
 
    伴随着尖利的刹车声,一辆小轿车停在了路上,愤怒的司机没发现横在他前面的车上那些弹孔,开了车窗就骂。
 
    等维塔利拿着枪跑过去的时候,那个司机立刻就不骂了。
 
    “你的人袭击了他们,从敌人的反应来看应该是能认出他们的车,否则不会隔着老远就开枪,但是也有可能是他们被人出卖了,至于会不会是费耶尔的人干的,杨逸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费耶尔的手下应该反应没有这么快。
 
    暂时不能想太远的事情,还是想怎么救活博雅塔是正经事。
 
    杨逸在对讲机里道:“博雅塔怎么样?”
 
    回答杨逸的不是杰特罗,而是安东,因为杰特罗在开车,现在是安东照顾博雅塔。
 
    “情况很不妙,他的肺部中弹了,我估计他还有一侧肺叶可以用,所以还能呼吸,但是他失血很多,我见过跟他差不多的伤势,一个人挣扎了两个小时才死去,但有一个半小时就死了,我知道该怎么急救,但我不是一个专门的医生,对这种情况我无能为力。”
 
    安东很细致的回答了杨逸的问题,还给出了博雅塔大概能存活的时间。
 
    博雅塔听到了安东的话,然后他竟然睁开了眼睛。
 
    “怎么是你?”
 
    博雅塔的话含糊不清,但安东还是能听懂,于是他沉声道:“怎么不能是我呢。”
 
    “老兄,你不会想着弄死我然后赖掉那五万块钱吧?”
 
    安东沉默了片刻,然后他沉声道:“你提醒了我,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博雅塔咧开嘴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我开玩笑的。”
 
    安东耸了下肩,道:“我也开玩笑的。”
 
    博雅塔微微提高了些音量,道:“我死了你把钱给我老板,你不能赖掉我赢的钱。”
 
    安东继续面无表情的道:“伙计,我觉得你关心那五万块钱不如跟你老板交代一下遗言比较好。”
 
    杰特罗突然回头大吼道:“他不会死的!”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