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彩网|首页

他就坐在某一座山峰顶上的开阔地一边抽着雪茄

 感谢刘财神土豪的捧场!
 
    不出意外,应该还有一更,烈焰现在去写。
 
 第2045章 张不空的条件!
 
    苏锐说的是心里话。
 
    长老院这种东西,并不是不合理,张不凡的出发点也不能说是错误的,但是他的方法却出现了根本性的偏差。
 
    独自追求自身的突破和武道的高峰,把偌大一个门派彻彻底底的放权给张不空,这简直就是不负责任的自私表现。
 
    在大权在握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会膨胀的,张不空也不例外,可以说,正是张不凡的所作所为,诱发了张不空心中那欲望的种子。
 
    苏锐说出这一番话其实是带着不小的火气的,其实,如果张不凡可以早点发现张不空的野心,防患于未然的话,又何至于出现今天这种结果呢?夜莺根本不会遭受这么多的危险!
 
    其实,张不空都已经霸占了那么多翠松山的女人了,张不凡对此还没有半点的察觉,在苏锐看来,张不凡这个掌门人都把门派管理到这种程度了,翠松山竟然还能被誉为所谓的名门正派,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的话,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张不凡就会被从掌门之位上彻底的赶下来,从此在江湖中人见人讽!
 
    可就算张不凡已经意识到了是自己的失误,可听到苏锐喊自己是“傻逼”,他的心情也不会好。
 
    狠狠的皱了皱眉头,张不凡看着苏锐,目光颇为不善。
 
    “不要这样看着我,自己的错误就得虚心接受,不要以为自己的威名能够震住一切!”苏锐嘲讽的看着张不凡:“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是利益为先!你的威名算个屁!”
 
    苏锐的话虽然粗俗,但是却说出了一个真理。
 
    张不凡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两下,很显然是被气的。
 
    遇到了这个年轻人之后,他所有的心境都被打破了,这么多年的养气功夫似乎都喂了狗了。
 
    苏锐说着说着,加重了语气:“张不凡,你还真别不服气,今天要是夜莺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把你翠松山的所有松树都连根拔起!”
 
    这句话里面带着怒意,更充满着决心!
 
    夜莺听着苏锐说出这威胁师父的话语,不知为何,鼻子一酸,要不是她使劲忍着,眼泪肯定再一次涌出来了。
 
    从小到大,除了那个消失已久的姐姐之外,夜莺真的没有遇到过那么关心自己安危的人。
 
    这个苏锐虽然很多时候办起事来都不太靠谱,甚至戏弄过自己好些次,但是今天晚上,这个男人的表现,真真正正的触动了夜莺的心。
 
    不管以后人在哪里,夜莺知道,自己有一个最靠谱的朋友,他叫苏锐。
 
    这两个字将在夜莺的心房之中留下深深的烙印,再也无法抹去。
 
    苏锐的一番话虽然刺耳,张不凡听了也很生气,但是他明白,苏锐说的在情在理。
 
    这些年,自己终究还是个失败者。
 
    张不凡转脸看向了曾经的弟弟,眼睛里面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情绪,就像是看着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把白莺放了。”
 
    张不空知道这时候已经没人能帮助自己了,他咬了咬牙:“根本别做梦了!这绝对不可能!”
 
    张不凡把心底的那一抹无力感驱除出去,然后说道:“你开条件吧。”
 
    苏锐站在旁边,听着张不凡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对张不凡发了火的他,忽然开始对这个著名的老道士动了恻隐之心。
 
    “让我安全离开翠松山一千公里以上,我便会把白莺给放了,答不答应?”张不空现在已经完全放弃了争夺掌门的心思,只想活着离开。
 
    当然,他并没有理会那时不时响起的迫击炮声,就算那几门炮把翠松山给炸掉,和他也没有任何的关系,目前为止,只有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在说这话的时候,张不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惨然的神色。
 
    他本以为过了今天晚上,他就要扬眉吐气,拥有全新的身份,可是现在看来,这一切简直就像是个让人笑不出来的冷笑话。
 
    张不凡刚想开口,然后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转向了苏锐。
 
    这种时候,他竟然本能的要征求一下苏锐的意见。
 
    也许,由于意识到了先前自己身上所背负的责任,所以张不凡在这方面开始变得不自信了起来,他知道苏锐更擅长处理这方面的问题,这家伙鬼精鬼精的,肯定有好主意。
 
    看到张不凡的目光投过来,苏锐真的有点无语了。
 
    先前还嘴硬的要死,现在要找自己来擦屁股了?
 
    “张不空,你痴心妄想!”夜莺冷冷的说道:“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离开翠松山的!”
 
    “闭嘴!”苏锐没好气的对夜莺说道:“这里根本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夜莺没想到苏锐竟然会对自己吼,她有点委屈,不禁倔强的说道:“我的命运,我自己可以来决定。”
 
    在现在的夜莺看来,张不空的死比她活着要更重要一些。
 
    为了除掉这个祸害,她宁愿搭上自己的生命。
 
    然而,听了夜莺的话,苏锐横眉立目:“现在,你的命运,由我来决定!”
 
    这句话充满了浓浓的霸道总裁风!
 
    要是换做一般的小姑娘,听了这话,早就迷醉的腿脚发软了,夜莺的表现倒还好,不过,听到苏锐这样说,她也不再说什么硬气的话语了。
 
    甚至,夜莺的心里面竟还冒出了一种让她自己都十分吃惊的想法来倘若以后的所有决定都由这个男人来做,自己都不需要动脑子,这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这想法一冒出来,把她自己都吓了一大跳,然后立刻将之从脑海之中挥去。
 
    就在夜莺走神的时候,歌思琳站在了苏锐的身边,她看着夜莺,说道:“你就不要再多想了,能让阿波罗来替你做决定,我觉得这件事情挺好的。”
 
    她那公主般的气质让人心生折服,夜莺听了,竟是本能的点了点头。
 
    苏锐冷冷的盯着张不空:“我答应你的条件,但是,你也必须要向我保证,在这个过程中,夜莺的人身安全不能出现任何的问题,一根汗毛都不能少。”
 
    说到这里,苏锐停顿了一下,眼睛里面流露出了一抹狠辣的光芒:“否则的话,我就算是追杀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你的脑袋割下来!”
 
    这句话说得充满了气势,竟是让张不空的心都控制不住的微微一颤!
 
    “我自然会做到的,当然,是在我的生命安全没有受到威胁的前提下。”张不空说着,眯了眯眼睛:“给我准备一台车和一个司机,现在就要车子就停在山脚下!”
 
    他本来想要选择搭乘苏锐的直升飞机离开的,但是那样的话,万一苏锐改了主意,往直升机的引擎上打上几发子弹,让夜莺和他同归于尽怎么办?
 
    张不空一直都是个怕死的人,因此简单的思考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更加稳妥的汽车。
 
    “我答应你。”
 
    苏锐同样眯了眯眼睛:“现在,我们可以下山了。”
 
    他只有暂时答应对方的要求,然后再伺机动手,至于能不能寻觅到机会苏锐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张不空可不是傻子,他冷笑两声:“和我的距离拉开到一百米之外,否则的话,我就弄死白莺!”
 
    一百米的距离,如果张不空到时候真的起了歹意的话,那么苏锐完全来不及救援的。
 
    然而现在这种情况,他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张不空的身手实在太强了,苏锐也不可能草率的去营救夜莺,那样只会将对方置于更危险的境地。
 
    “走吧。”苏锐对张不空甩了甩手,然后对夜莺说道:“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夜莺点了点头,然后便被张不空掐着脖子朝后面退去!
 
    张不空的动作非常的谨慎,几乎把脑袋都贴在夜莺的后背上了,他这样的走动,导致行进速度也很慢,这么走下去,再过两三个小时也别想到达山脚下。
 
    苏锐有的是耐心,他始终保持着一百米左右的距离,在这个过程中,张不空并没有任何的异动。
 
    下山的时间拖得越长,对苏锐就越是有利。
 
    夜莺的表情很沉静,她此时虽然受制于人,但是心里面却没有半点紧张之意,只要能够看到苏锐的身影,她就觉得自己一定会没事这真是一种很奇妙的信任感,无法用语言解释清楚。
 
    歌思琳陪在苏锐的身边,看着他一直神经紧绷的盯着张不空,不禁轻轻的皱了皱精巧的琼鼻,说道:“阿波罗,如果未来某一天我这样被人劫持了,你会不会这样来救我呢?”
 
    “别瞎说。”苏锐都没看歌思琳一眼:“你是黄金家族的小公主,谁要是敢劫持你,那可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这个答案我可不满意。”歌思琳说道:“你就直说,会不会像现在这样救我。”
 
    “当然会。”苏锐在回答这话的时候,仍旧看着一百米开外。
 
    “这个答案我很满意。”歌思琳笑逐颜开。
 
    …………
 
    就在苏锐等人监督着张不空的时候,军师也已经让手下打出了十发炮弹。
 
    这十发炮弹就像是在穿针引线,让他准备编织的大网已经初具雏形了。
 
    这个时候,他并没有下令继续开炮,而是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比埃尔霍夫,把你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我,否则,你可能无法活着离开翠松山区域。”军师的声音非常的冷淡。
 
    ps:第四更送上!
 
    大家久等了,晚安,早点休息吧。
 
 第2046章 男人的野心!
 
    比埃尔霍夫此时已经从直升机上下来了,他就坐在某一座山峰顶上的开阔地,一边抽着雪茄,一边大大咧咧的说道:“军师,千万别这么说,这样会非常影响我们的友谊的,这么直接这么犀利的的话,多伤感情啊。”
 
    “你的内心好像可没这么脆弱,是伤感情重要,还是伤性命重要,我想这一点你应该很容易判断出来。”军师的眼睛里面绽放出两道冷光。
 
    “当然还是性命更重要一点点。”比埃尔霍夫讪讪的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这电子合成音响起来的时候,比埃尔霍夫都会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压力,这种压力只有军师能够带给他。
 
    虽然军师的面孔是被青面獠牙的魔鬼面具给挡住的,从来没有露出过真容,但是比埃尔霍夫却知道,在面具的后面,一定是有着一双睿智的眼睛在盯着他,而且能够轻易看透他的内心。
 
    真不想用这种方式和这双眼睛的主人打交道啊——比埃尔霍夫想着。
 
    “那你还不说实话?”军师的声音充满了清冷的味道:“这件事情拖下去对我们都没有什么好处,你的情报资源比我丰富,我们的战力水平比你的要高,如今之计,唯有合作才能共赢,否则就是双输的局面。”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