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彩网|首页

这样夜莺的人身安全也就可以得到更多的保证时

 “不管是共赢还是双输,我都希望我们能平等对话。”比埃尔霍夫忽然说道。
 
    “我从来都认为自己和你处在平等的位置上面。”军师闻言,毫不犹豫的说道。
 
    “军师,以你的智商,肯定知道我说的平等对话指的是什么事。我不跟你装傻,希望你也别和我打马虎眼。”比埃尔霍夫在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脸上还带着笑容,可是他的手指已经紧紧的捏在了一起,指节都变得有点发白了。
 
    至于那根雪茄,已经被他给在山石上满摁灭了。
 
    由此可见,比埃尔霍夫提出的这一点要求,对他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他要的是平等对话,可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平等对话?
 
    比埃尔霍夫和军师的对话间充满了机锋,也许只有他们两人才明白其中的意思。
 
    军师笑了。
 
    他一边笑着,一边说道:“比埃尔霍夫,其实你所说的的事情,我已经提前帮你着手准备了。”
 
    这句话仿若晴天霹雳,把电话那端的情报之王给劈了个外焦里嫩!
 
    提前准备?这怎么可能?
 
    比埃尔霍夫浑身僵硬,握着电话的手在微微的发抖,声音之中充满了难以置信:“军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在来到这里之前,我去了一趟神王宫殿,见了宙斯一面。”军师说道。
 
    见了宙斯一面?
 
    军师和宙斯会谈一些什么东西?
 
    比埃尔霍夫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点急促了起来,到了他现在这种地步,已经很少有事情能够让他表现出这种情绪了。
 
    他自认为,并没有别人知道自己的野心,也就那几个心腹手下听自己说起过一次而已,但是现在,军师又是怎么知道的?
 
    比埃尔霍夫认为那几个手下绝对不可能出卖自己的,现在发生了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军师猜透了他的所有想法。
 
    一想到军师把自己看个通通透透的,比埃尔霍夫就觉得有点凉飕飕的感觉,尼玛,他真的不知道军师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从简单的一些不易察觉的蛛丝马迹中就能够完成规模庞大的预判,这样的判断力实在是恐怖到了极点!
 
    而且,军师还能根据这种判断,提前做出相关的准备,就像这次,比埃尔霍夫都想不到军师到底对宙斯说了些什么,但是他可以确定,军师说的一定是对他有利的话,说不定是要帮他这个情报之王上位,成功成为十二天神之一!
 
    十二天神之一……在心里面念叨着这个称呼,比埃尔霍夫的呼吸就变得有点灼热了。
 
    很少有男人会不喜欢权力,比埃尔霍夫也是一样,在他看来,西方黑暗世界已经乱象纷呈,天神之位有能者居之,他完全有实力也有资格分一杯羹。
 
    可是,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单单依靠他自己的力量还不行,需要外界的帮助和承认。
 
    所以,军师带来的消息,给了比埃尔霍夫极大的惊喜。
 
    “军师,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想法的?”比埃尔霍夫问道。
 
    他实在是怕极了这个神秘的家伙,得军师者得天下,现在的情报之王总算是体验到了这句话的厉害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厉害的人物却非要站在阿波罗的身后,以军师的智商,完全可以独当一面,甚至倘若他也野心够大的话,成为神王宫殿的新主人也不是不可能!
 
    “我只是判断对了而已。”军师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给出了一个十分模糊的答案,然后说道:“比埃尔霍夫,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你需要给我一个确定的答复,否则,你就等着从华夏永远消失吧。”
 
    “军师,我答应你的条件。”比埃尔霍夫苦笑着说道,他颇感无奈。
 
    军师实在是太厉害了,比埃尔霍夫可不想有一个这么强大的对手,和他对敌的时候,是不是敌人的所思所想全部都在军师的掌控范围之内?
 
    面对如此强势的人物,比埃尔霍夫根本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我要织网,你来帮我。”军师说道。
 
    …………
 
    此时,苏锐正在死死的盯着张不空呢。
 
    后者拉着夜莺,缓缓的往下面退,事关彼此的生死,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霍尔曼隐藏在山石的后面,他眼睁睁的看着张不空从瞄准镜之中走过,却没有开枪。
 
    张不空和夜莺的距离太近了,霍尔曼担心会误伤。
 
    “该死的,今天我一定会打中你。”霍尔曼咬了咬牙,起身离开,寻找下一个合适的狙击位。
 
    对于苏锐来说,下山的过程越长越好,这样夜莺的人身安全也就可以得到更多的保证。时间长了,机会也就多了,张不空不可能每一秒都保持这种神经高度紧绷的状态。
 
    夜莺的精神状态也算是不错了,没有任何心理崩溃的迹象,这让苏锐的救援难度又小了一点。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迫击炮声忽然连续的响了起来!
 
    轰轰轰!炮弹在距离张不空不到五十米的地方爆炸了!而且是连续爆炸!
 
    对于射击精度比较差的迫击炮而言,五十米绝对是一个可以造成误伤的距离!
 
    苏锐知道,军师不可能无的放矢,更不可能主动误伤!因此,和其他人的反应完全不一样,苏锐压根没管炮弹会造成怎样的杀伤,而是死死盯着张不空,力量已然灌注双腿,随时都可以像一头猎豹一样猛蹿出去!
 
    然而,张不空的反应也着实迅速,他甚至仅仅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便对着苏锐吼道:“停下脚步,不要过来!”
 
    说着,他便把夜莺按在了地上,自己也半蹲下身体,观察着四周的情形。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